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二○一一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又稱網絡23條)


學習新事物,大家慣常走去報讀課程,由老師教授,從而得到知識。不過有人教,最後也要靠自己,還記得自我學習的經驗嗎?

小時候有無類似經驗?見到大人打麻雀,只知這是賭具,卻不知玩法,家長不在家時,兄弟姊妹提議玩麻雀,最初玩法只是模仿大人打麻雀時的動作,胡亂將麻雀堆砌,跟着有人提議用麻雀砌城堡,跟着有人提議將麻雀當成康樂棋來玩,跟着有人提議模仿歡樂今宵的遊戲節目,將麻雀反轉,每人每次只掀起兩隻麻雀,抽得同類就可得分 (類別是筒索萬),拿下麻雀,最後手上最多者勝。跟着玩法越想越多,越想越複雜,當然最後學會打麻雀。

從家長口中得知麻雀是賭具,到後來想出各種遊戲,看到人類獲得知識的方法。最初憑感官 (例如眼耳口鼻等) 而來,進一步是反思憑感官得來的知識,再想出另一知識。經過數百萬年,人類創出新知識,多數以反思為主,靠感官得來的多數是舊知識,用此法創出新知識已經佔少數。反思已成為人類探究知識的習慣,佛教反思婆羅門教而來,現代科學反思神學而來,老莊思想反思周朝的繁複禮節而來。如果用任何方法抑制人類反思,世界難以進步。

將別人的作品修改,添加自己意念,稱之為二次創作,是反思之表現。是次「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不豁免二次創作來修補惡法,甚至列為刑事,可謂違反常理,是反智行為,香港如此自廢武功,社會退步可期。

從利益來看,某說法認為二次創作令版權人的利益受損,令該行業難以生存。究竟版權人在當中損失了幾多?先弄清一點,二次創作並非原件複製,看過惡搞不等於看過原著,是兩件事來的。而二次創作通常用過氣作品來惡搞,那時原著已難以賺取經濟收益,損失可謂少之又少。若用新上市的作品來惡搞,有說最大損失是二次創作對原著作出負面批評,令其滯銷。這觀點很滑稽,大眾歡喜惡搞作品,即是認同該負面批評,試問史匹堡的電影有否被人惡搞而滯銷。

無可否認,二次創作是有機會令原著損失,但為了保障這損失,是否不惜用上大量社會資源 (如執行版權的行政費、訴訟費和執法機構等等)?反之版權條例完全豁免二次創作,社會得益之大,則難以想像。活在iPhone世代,再沒有懷才不遇之事,人人皆可以自由發表,可以自己做導演、作家、學術研究等等,出色者自然受到公眾注目,打破以往只透過公司或依靠人事關係去發掘人才,社會發掘人才的成本頓減,方法直接得多。當今二次創作盛行,不少天才給人發掘,還記得麥朗嗎?即是設計標誌紀念喬布斯那位,最近已獲跨國廣告公司奧美中國邀請,為可口可樂設計廣告海報。一個地區興盛與否,一切在乎人才,各地想盡方法去匯聚人才,香港則反其道而行,為了版權人的些微利益而作出種種限制,令人才卻步,難有出頭天。香港千萬不要「贏粒糖輸間廠」!試想從惡搞中發掘出一個新周星馳,對電影業得益是否較那輕微版權費為佳?

對於二次創作,版權條例應完全豁免,不可有超乎輕微的規限,更不需事先徵求或通知版權人同意。但願如此!



註:就是因為一件小背心,令我熱血沸騰,執筆寫本文。如果不豁免二次創作,隨時埋沒一位天才。初中生梁文軒在頻道寫下「誰說玩音樂一定要錢,只要有 heart就可以了!」,好beyond feel,正呀!香港樂壇似乎未必死得晒!不過造型就好《少林足球》feel,都好正!大家留意一下,梁同學明顯一放學回家,除了恤衫,就即刻製作本片,對音樂那團火,燒得幾急,燒得幾厲害,怎會花時間去事先徵求或通知版權人同意!當然一拍完就放上網啦!公諸同好!這就是當今網絡文化,誰都不能逆轉!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503/16303303


註:不知大家有冇聽過新組合Robynn and Kendy?她們都是自拍cover version,因而吸引到環球簽約,加入樂壇。誰說二次創作令機構損失?



註:其實我不清楚版權條例,怎樣界定一個作品的版權。王菲的《夢中人》改編自The Cranberries 的《Dreams》,唱片公司當然買了歌曲版權,但那表演手法兩者近乎一樣,王菲更用這神化表演手法於拍戲上,這涉不涉及另一種版權?版權是否包括作品實物、背後意念、表演手法等等?如果背後意念是買了另一版權而來,我是否只付最初版本的版權費?創作人有冇渠道弄清誰是原創?一個作品中某一個意念可否分拆成為一個獨立版權?這就是我口中的行政費及訴訟費!


註:謝安琪透過發言人表示,版權原擁有者屬於音樂創作人,IFPI只是受委託執行版權收益安排,佢哋冇擁有任何版權,點可以代表我哋發聲?其後有歌手及作曲家約見IFPI表達版權人對二次創作的看法。IFPI當然無回應,繼續代表版權人表達IFPI的私人看法。IFPI這種手法是否似曾相識?就像現今香港政府,哈哈!


註:TVB新聞透視探討《二次創作》






後記:為了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以往一直有寫關於版權的文章,藉此重溫一下。

機構借版權越權:
廣東道重光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1.html
收費的免費電視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創作人對版權的態度:
關公大戰蛋撻王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30.html
麥朗回應抄襲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20.html

如何分別抄襲與創作:
四談抄襲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1.html
三談抄襲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0.html
港劇揚威日本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9.html
鬼眼睇抄襲
http://oldhkmovie.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10.htm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