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廣東道重光


尖沙咀廣東道名店林立,極多內地人到此處購物,隨時聽到普通話,有人戲謔廣東道淪陷,不再是香港人的地方。對此種帶有民族主義的戲謔實在不敢恭維,內地人喜歡到那裡購物,是他們的自由,是他們的權利,香港人不喜歡,可以不去廣東道,無理由阻止內地人在此出入。同理,日本人可否禁止香港人去東京?

不幸,戲謔變成事實,於二○一二年一月五日由蘋果日報證實,宣佈廣東道正式淪陷。

廣東道海港城DOLCE & GABBANA阻止途人在其店外空地拍照,更請海港城保安代傳口信,聲言內地遊客影相就無問題,香港人卻不可。之後官方再回應,指該店投放大量金錢於櫥窗及產品設計,為打擊防假冒產品,才「善意」勸阻市民拍照。現今版權法未有清晰定義,法律人士也不清不楚,不少人趁亂,動不動就以版權為由發出禁令,一般人怕犯法,糊裡糊塗就屈服於無理要求。以一種某種思想推到至高無上,令人不敢質疑,然後用來壓人,往往發展到凌駕公義,道德主義、種族主義、民族主義或共產主義都以這種模式害人,看來版權主義將會成為下一名生力軍。版權法原意保障版權人利益,鼓勵創意之餘,亦有助知識傳播,提高社會質素,如果此法用來禁制他人應有自由,令社會變得保守,則有違立法原意。

D & G對出空地被佔領,成為意大利殖民地,港府及內地政府未曾出過一句聲。反而民間見到報導後,陸續有市民自備影相機,深入淪陷區,與D & G聘請的黑人僱傭兵短兵相接。二○一二年一月八日,數以千計市民在下午三時成功登陸淪陷區拍照,奪回淪陷區。歷時約三日零八個鐘的淪陷時期結束,廣東道重光了!



戰後重建工作
對外篇:
1)擇日於廣東道舉行受降儀式,民間自願軍代表香港出席,而D & G於此正式宣告道歉,並收回當日的「誤會啟示」。(該聲明指出,對於D & G被牽涉入爭論深表遺憾,強調絕對無意,冒犯任何香港市民,又指本港傳媒報導具爭議性的陳述,並非出自公司或公司的員工,並強烈反對任何帶 有種族主義或貶意的言論。)

2)政府徹查戰敗公司D & G何時何人制定殖民地政策,將主犯交往國際法庭受審,並索償被佔地段的損失,當以廣東道租值計算。而該公司如何分別內地遊客和香港人,當中有否涉及種族歧視。是否認為南方中國人較黑,北方人較白,用皮膚來分別?又是否以廣東話和普通話來分別?如是者,即間接承認廣東廣西兩省直屬香港特區,而特首頓成兩廣總督,此事可大可小,可能引發內戰,又傷害內地人的感情。同時為表公義,政府徹查香港自願軍登陸當日有否做出種族主義行為,如是者,應同樣依法辦事。

3)是次戰役,美國派出ironman聲援,禮節上應回禮,表示謝意。香港並無熊貓 (租的),只有三大神獸中華白海豚、赤麖及野豬,當然中華白海豚只能以毛毛公仔代替 (差不多絕種),而赤麖或野豬則隨時叫漁農署上山打獵,翌日即可送到美國駐港大使館。

對內篇:
1)政府在D & G對出空地建造紀念碑,並將一月八日定為法定假期,紀念當日護港英雄之餘,亦教化後人對公共空間的認識。同時盡快在廣東道舉行勝利大巡行。

2)當日有份被D & G歧視的香港人,希望勇敢站出來現身說法受辱經過,作家將此等故事收錄成書。



註:一月五日


註:一月八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