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粗口笑話


近十年,不少人指出香港人睇喜劇電影時,每每聽到粗口就笑,不知當中有什麼好笑,更激進的直指社會文化低落。對此深有同感,實不相暪,小弟亦是其一,為此小弟不斷反思何解?

粗口笑話主要靠突破禁忌,去引人發笑。再詳細說明「突破禁忌」的笑話,人的言行多有社會規範,某些言行受社會厭惡,而成為禁忌,各人都約束自己行為去融入社會。某些禁忌未算犯法 (有時甚至是犯法),而突然有人主動或被動犯禁,旁人看起來就會發笑,簡單來說是出其不意的驚喜而引人發笑,此現象還有很多深入解釋,不在此文長談。舉例而言,小孩見到屎尿屁就會笑;歐美人士見到修女狂歌熱舞就會笑;中國人見到後生仔義正詞嚴教訓長輩 (常見於星爺與達哥之表演)等等。

回望近年香港社會,受到「道德塔利班」入侵,形成道德潔癖的社會,視粗口為禁忌,非也!應該說視粗口為罪行。如果在男女相處之時,女生未講粗口前,男生絕不可說,否則小弟保證該男生一定媾唔到囡 (此不包括靚仔及有錢仔)。現時在香港,只要你說話中有粗口,就算內容如何正確,你就是壞人,其一言一語都是錯,一切皆是道德審判為先,非黑即白。在這種環境薰陶下,人不其然自我審查,時間一長,不能言粗,當港產喜劇失驚無神在不當的場面爆句粗口,不用什麼精彩佈局,觀眾就從容大笑。原本生動過癮的粗口笑話,漸漸便成身體反射的笑話。現在事態嚴峻,不少人口出粗言而不自知,上至長官在立法局說「吊吊揈」(形容男性生殖器擺動),下至少女口出「腳仔軟」(腳仔指男性的第三隻腳)。此乃尊崇道德,而敗壞文化,弄成黑色幽默。

現點一首粵語勵志歌《少理阿爸》給各位,尹光主唱,看看怎樣用粗口去勸導年輕人戒毒,歌詞以父子對談加上外人說出毒品害處,詞中有生物學、倫理及愛情,詼諧到極。講粗口不一定是鬧人,還可搞笑和談情等等,希望以後香港少些身體反射的粗口笑話,再豐富香港文化質素。

2 則留言:

  1. 好同意,唐司長那句真係唔覺得好笑,仲過左火.

    回覆刪除
  2. to:Odabu Hudson
    我諗佢真係唔知呢句原意,佢講錯嘢唔係今日,最好笑係昂坪360一事,究竟佢邊間大學畢業?

    ps:小弟不想再開yahoo戶口,只能欣賞貴部落而不可留言,抱歉!抱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