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波叔報夢之文雋




話說金融海嘯震動天庭,玉皇大帝下令周公多向平民報夢,藉對談解開其心結,作心理輔導。因心懷鬱悶人數成千上萬,於是周公召集眾人幫手,波叔梁醒波被委任成香港「代理周公」……

注意:以下內容多屬虛構,深色字才是引用文雋之網誌,不喜勿看。


文雋:呢堵黑麻麻,好似無人喎,咁我就可以大聲講出我嘅不滿:「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有提名的大多都出席,這是傳統,但不知道什麼原因(難道經費不夠?)連邀請的頒獎嘉賓也沒有驚喜,似乎就地取材,順便讓這些提名人上臺頒獎就算了!當然,換個角度,可解釋這不就更能體現香港電影界的團結嗎?那無話可說了!」

文雋:唉!舒服晒!

波叔:靚仔,咁嘈,因咩事幹!

文雋:咦!你係波叔?

波叔:係,在下正是波叔!

文雋:咁我係咪死咗!

波叔:未有耐,你只不過係發夢。

文雋:嚇死我!原來係發夢,咁先頭講啲嘢都係得我知啦!

波叔:講翻轉頭,咩事咁嘈?

文雋:波叔,你有冇睇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波叔:有,咁咩事呀!

文雋:你唔覺得有問題咩?例如,得獎名單顯示,由於投票機制乃業內人士的集體決定(一人一票),有某些崗位,感情因素蓋過了真正的專業判斷。黃岳泰繼續被攝影師學會的徒子徒孫們保送金獎

波叔:在業界以一人一票選出,好似最公平,最專業,最難操控賽果。在下唔識攝影,不能評黃岳泰是否實至名歸,不過你都說是某些崗位,應該不算大問題。一位名師桃李滿門,而壟斷了專業獎項,反而證明其人教唔到出色徒弟,即一蟹不如一蟹。該名師是否仍有面目參與頒獎禮呢?是否用多啲時間教人?以免人家話佢留一手。

文雋:如果人人都好似波叔咁諗,就天下太平,好多嘢你唔知啦,又如王學圻敗給任達華,卻叫知道內情者(如本人)不得不靜下來思考,金像獎的評選制度,是否有再行檢討的必要

波叔:內情係點呀?講來聽聽。

文雋:唔得呀!

波叔:現在係夢境,鍾意講乜都得啦,哈哈!

文雋:都係唔得,我係電視台等緊出鏡,睡著咗先發夢,如果我發緊開口夢,咁就「爆響口」,咁就死得人多!

波叔:真係無你修,咁無膽!不過你先頭講檢討制度,在下有點意見。現時電影頒獎禮大約有兩種,一是由幾位專家作評審團選出獎項;二是由業界人士投票選出。無記錯的話,當初香港電影人不滿第一種方法,原因都是偏私偏執,而變成投票選出,認為更公平,所以第一種方法無法解決你的擔心,香港有冇足夠份量的評審服眾,亦是問題。歸根究底,你覺得業界好多時有私心,人事複雜,未能專業判斷,怕影響金像獎的聲譽。不過諗深一層,只耍有人的地方,就有私心,任何人為的制度都無法避免。而一人一票正正想用來制止少數人利用私心去操控賽果,由一眾業界人士自己選出代表香港的作品,介紹業界精英給觀眾,推廣香港電影業,總好過給幾個人選出獨特口味的作品去代表香港,變成某門派的頒獎禮,代表不了香港電影……

文雋:波叔!現時制度就係避免唔到私心呀!

波叔:唔好咁勞嘈,聽我講先。個制度無問題,係人有問題。此制原意是希望同行以香港電影之公利為本,以信為憑,集眾人之意見去選出獎項,提升香港電影。現在有人因私情而不顧全局之利害,其人品性不佳,無是非之心,失信於他人。當這種人佔大多數,即代表大多數行家都不關心自處行業,人人自私自利,到時你用什麼制度都無用啦。私心呢種東西,只有自行修煉才可解決,講真幼稚園已經教人守公德心,唔係牛高馬大還要人教。如果再以煩瑣制度迫使眾人去控制私心,又會掀起另一悲劇,所謂「法令滋彰,盜賊多有」,到時亂象更一發不可收拾。可能有一日,金像獎選啲垃圾出來,全世界都厭棄金像獎,同行先會醒覺,不過在下相信於開放社會中,集體智慧可防患未然。雋仔,做人最緊要定,唔好因一時得失而亂諗,做事睇長遠啲,不過我都好欣賞你說出行業之闕漏,提醒同行自重,叻仔!

文雋:波叔太客氣,呢問題真要慢慢思考。其實我重想問波叔,點解要搵個咁黑的地方傾偈?

波叔:哈哈!你遲啲就明!


波叔轉身而走,睇住呢位好學敢言的後輩,令人想起他當年以大學生身份「純粹」訪問「魚蛋妹」之專業精神,最適合安排他在夢中身處「魚蛋檔」,讓他重溫舊夢。不過希望他醒時,唔好整濕晒,影響佢出鏡,事關間「魚蛋檔」無冷氣,哈哈!

文雋原文:
http://wenjuanvip.blog.sohu.com/148959775.htm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