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呆佬遇鬼】黃岱導演

導演:黃岱
編劇:龐秋華
演員:梁醒波(飾呆佬獻)、紫羅蓮(飾廖小喬)、劉克宣(飾趙懷安)

事先聲明,《呆佬遇鬼》為原來片名,故仔改編自耳熟能詳的廣昌隆鬼故,影碟發行商藉此鬼故介紹給今人,改名為《廣昌隆》。事有湊巧,當年梁醒波憑《呆佬拜壽》大受歡迎,順勢再同紫羅蓮合拍《呆佬添丁》及《呆佬遇鬼》。編導以呆佬套入廣昌隆鬼故,多事男主角劉君獻改名呆佬獻,連戲名也改,亦屬綽號。其他關於廣昌隆的戲名,一九三七年《廣昌隆恩仇記》、一九四九年 及一九九三年《大鬧廣昌隆》、一九五二年《歌唱大鬧廣昌隆》。

近年翻拍廣昌隆故事,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應數電視劇《大鬧廣昌隆》,由林家棟同周海媚主演。其改編手法,只保留原著中四樣東西,多事男主角、雨傘、女鬼、雜貨店廣昌隆,故事橋段則重新創作。歸納不同廣昌隆鬼故 (有傳真有其事,該舖位於廣州小北門二牌樓),大約發生在清朝光緒年間,小販劉君獻投宿旅館,因客滿,唯有入住鬧鬼的房間。不料,午夜厲鬼現身。劉君獻與厲鬼大鬧一輪後,得知鬼魂有冤情。原來冤魂名叫廖小喬,自小家窮,被賣身青樓,及後騙子趙懷安假意為她贖身,處心積慮騙其積蓄,最後憂憤而死 (亦有寫成趙懷安殺死廖小喬,謀財害命。),而趙懷安用所得之賊贓在廣州開雜貨店廣昌隆。廖小喬希望附魂在油紙傘,由劉君獻攜傘到廣昌隆,得以親身報仇雪恨。劉君獻為伸張正義而答應。最後,廖小喬大鬧廣昌隆,手刃仇人。

以往粵語長片翻拍廣昌隆鬼故,大多保留故事骨幹,只改編廖小喬如何被騙而死及怎樣報仇雪恨。本片編寫呆佬獻應承幫助廖小喬,帶她到官府伸冤。廖小喬上身於呆佬獻,向官員說明冤情。不過官員見呆佬獻男身女聲,奇奇怪怪,打罵後將他趕走。廖小喬無計可施,再求呆佬獻帶她到廣昌隆,親身報仇。以往故事寫廖小喬直接到廣昌隆報仇,本片加插一場官府戲,使女鬼再次有冤無路訴,悲憤難宣,增強劇力,也暗藏「守法精神」之意,哈哈!
本片中「運」鬼過程頗有趣。廖小喬教路,先買把傘,方便她上路。自細聽聞「雨傘藏鬼」,長輩教落,有瓦遮頭的地方便收傘,以免招魂入傘。這傳聞可能有關於道教中有一收鬼法器,名為「招魂傘」,不知孰真孰假。每逢落雨行街,明明有瓦遮頭,偏偏大家不收雨傘,寧願雨傘互撞,更甚是將無雨傘的途人逼出瓦外,當時真想招魂入傘的傳聞告訴大家,不過這種人惡過鬼,真係無符!仔細觀察,雨傘對鬼有兩大功能,一是以傘代車,成為鬼魂的交通工具,遊走各處;二是開傘時,成為鬼魂的保護網,不怕日照。反轉而看,人與鬼使用雨傘的功能可謂一模一樣,又一融入人間生活的鬼故橋段。講回正題,廖小喬還要呆佬獻到城隍廟買路票,路上燒給諸神,如社公 (即土地公公) 或廟宇眾神。可謂路票?又點解要到城隍廟買?據道教所說,人死後會停留在死亡之地,等待輪迴,不可隨意走動 (後來不少鬼片不理此事)。鬼魂若客死異鄉,後人要燒路票給它,當上路回鄉時,向諸神示明來意。路票有如陰間旅遊簽証。而城隍廟中城隍爺其中一樣工作,就是發路票,當然現時紙札舖可代發。看看以下運鬼影片,梁醒波一身打扮,腰纏溪錢,手持香燭,開傘而不用,路人皆知他在運鬼。

其實本片改編得不好,無好好運用「呆佬」本性,創作出煥然一新的廣昌隆鬼故。聽過南音唱《大鬧廣昌隆》,可能不受篇幅所限,人物描寫較細緻,故事精彩得多。此南音中,廖小喬常常取笑劉君獻蠢鈍不靈,讀壞書,唔夠醒目,情節比呆佬獻更惹笑。如劉君獻本身是秀才,為生活而從商,始終身懷讀書人風骨。不過運鬼途中,因路票只可親人代理,所以不斷叫喊「小喬嬌妻」。又要呃神騙鬼,又要佔婦人便宜,這有違讀書人所學,從中鬧出笑話。
現時來看,片中鬼怪場面並不恐怖,可能還會笑出來,如紫羅蓮演廖小喬之鬼樣。不過某些拍攝手法,至今仍沿用。結尾趙懷安在家中宴客,誰知廖小喬已到,將宴會中食物變為金銀衣紙。原理同如今的鬼片,厲鬼用掩眼法,使人食蟲而不知。而本片最不堪在於結尾,原來呆佬獻在廖小喬之墓附近睡著,一切皆是春夢一場,亦因呆佬獻係民初人士,所以片中時代背景不是清朝光緒,吹脹!



註:路票一張


註:店前遇鬼


註:運鬼


註:大鬧廣昌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