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中聯影業


有晚聽港台「講東講西」談粵語長片,劉天賜提到「中聯」一些逸事,越聽越想知多啲,於是乎不斷找相關資料,不禁對這班電影公作者致敬。五十年代粵劇伶人對海外市場有叫座力。片商為求搵快錢,以極短時間製作,影片每每依賴群星作噱頭,造成出名的「七日鮮」。以吳楚帆為首的一班演藝人對此不滿,更認為某些粵劇伶人恃寵生嬌,工作不專業。由此觸發起二十一位台前幕後的精英成立「中聯」,目的要提高粵語片質素,一定有劇本才開拍,反對粗製濫造;一定要拍題材正面的戲,反對「歌唱片」(因歌詞多冇厘頭或順口溜)。
「中聯」堅持拍攝題材富仁義道德,宣揚友愛互助,在五十年代的香港經歷二次大戰後創傷,這樣的題材大受歡迎。到六十年代中,戰後新生嬰兒成市場主要消費者,需要係年輕偶像演出的愛情片,「中聯」的堅持與市場開始脫離。「中聯」當年鼓吹仁義道德題材,最後這點卻成為自設的框架,除社會現實或人性問題外,少探討其他題材,減弱創意和不合市場需要。

造成一個奇怪現象,「中聯」在電影製作、劇本、演員俱佳,受歡迎程度卻不及偶像片和歌唱片,敵不過當年市場需要。現今看回粵語長片,「中聯電影」的好看程度及藝術價值,當然比這些歌唱片為好。當年「中聯」製作認真,產量不多,入不敷支,二十一位台前幕後分別要在外拍片幫補,藝人投資電影往往都出現這樣的情況。「不計成本」係商人的噱頭,但卻是藝人做生意的實況,看看劉德華就知,明明電影係一盤生意,不能眼前只得「藝術」二字。有理想係好,但係都要顧住個飯碗。

不論什麼年代,電影圈中有人不顧一切搵快錢,也必有人看不過眼要糾正歪風。往往有心人只能短時間遏止歪風,不能成為市場主流,甚至發展至劣幣驅逐良幣,走進黑暗時期。照計人人都喜高質,厭粗製濫造,問題出在那裡?你不能否認,搵快錢的人商業觸角敏銳,知道市場流行什麼,用最短時間推出,質素則置之不理,對比起慢工細貨,必食頭輪,這樣就令他們生生不息。

到底什麼方法遏止歪風,應以快打慢去遷就市場,還是改變市場?試問街坊老友,人人都話討厭別人八卦,但八卦至極的娛樂雜誌銷量很高,口不對心的情況比比皆是,這樣的市場環境問你怎改,同人鬥爛又失去原意。矛盾到極的問題,這樣有抱負的電影公司不能生存,眼看一些投機商人破壞整個電影業生態卻成為市場主導,氣憤難平。這問題一直困擾香港電影界,解決方法只得一個,電影商只能求神保佑,各位電影消費者不要繼續支持以明星掛帥的「七日鮮」。


註:「父與子」一幕,可見中聯拍攝電影情況,吳楚帆手持精美劇本。


註:「危樓春曉」一幕,幾分鐘的群戲,人人有戲可演,可見編劇之功力。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