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第十屆海峽兩岸暨香港電影導演研討會


國家電影局前副局長江平在研討會說出港台電影未能通過電檢的原因,《旺角黑夜》中張栢芝說:「我從湖南來,我們村裏窮」,改成「我從南洋來,我們島上窮」,字幕上寫事情發生在96年6月,才能通過電檢;《文雀》送審前將一些暴力鏡頭剪掉;《功夫灌籃》再剪片才能通過電檢。江平同時讚賞馮小剛,《集結號》結尾有一個紀念碑,國家尊敬為民族奉獻生命的先烈,處理結局,很聰明。

國家電影審查委員會成員鄭洞天在會中也告訴導演,開戲不要觸及「高壓線」,例如民族問題、黑社會題材最好不要涉及,他舉例陳可辛的《投名狀》就巧妙避 開民族問題,杜琪峯的《黑社會》就是因為涉黑社會,難以在內地上映。

此兩段撮寫蘋果日報於2009年1月16日娛樂新聞

兩人所舉例,舊調重彈,無驚喜可言,細想其中可瞭解香港導演為何對內地電檢不滿及其困窘。湖南改為南洋作例,問題不在民族,關鍵在中國的地區。簡單而言,中國人不做壞事,戲中角色做出丟臉事,勿提及個人背景。中國政府怕「傷害」民族之間的感情,到現時內地每鄉鎮也照顧,反之香港導演真不識大體,心思不足。暴力鏡頭的準則較寬鬆,不過要論角色的身份,英勇先烈為民族可血肉橫飛,波牛和小偷請守規矩。

中國以往只准拍讚揚中共的電影(樣板戲),放寬到只禁「唱衰」中共及其人民,當中進步之大,有目共睹,看到「國家的光輝」。此「恩賜」仍令香港導演無所適從,港產片不能像以往賣埠到南洋,結局改為神怪劇情皆是主角南柯一夢(俗稱夢遺片),劇情細節皆要守電檢規則,結果造成鬼話連篇的「合拍片」。中國電檢禁忌規則之嚴,引申之廣,身處開放社會的人是不可想,就算保守的粵語長片也未必可過關。

江鄭兩人對國家護法,不足為奇,某些港人對此事回應卻令我驚訝,其論點「香港導演對內地審查不滿,行為本末倒置,要影片入內地市場,又不守內地規則,倒轉反指審查扼殺電影的創意。」當中反映某些香港人對守規則已到盲目,不理規則是否合理照守可也。如香港政府立法窮人不可走入半山區,此苛法仍舊遵守?以往東南亞對電影諸多禁忌,到現在看看泰國電影的水準,難怪香港導演在研討會講出不滿,希望國家有所進步,人之常情,毫不荒謬。



舊回應:
shirlie 2009-01-20 07:39
現在你沒有留意,他們刻意跟從中國內地的標準嗎?有些時候,拍一 部電影雖然可以計算到風險評估,但電影認同感是估計不到。因為導演和演員所拍出來的水準不是劇本一欄可以控制
BS2 2009-01-19 08:56
哈哈! 原來"家有囍事"有個咁九唔搭八嘅鎗戰版, 真係唔講唔知.
不過如果搵吳宇森拍呢段戲會好睇好多.
醒波2009-01-19 23:19
就係吳宇森套「英雄本色」在南韓太紅,「家有囍事」才有鎗戰版結局,吳宇森拍會好多白鴿,哈哈!
其實想搵結局係發夢的南洋版港產片,重好笑,可惜係youtube找不到。
shirlie 2009-01-19 07:23
凡事有因必有果,我們香港刻意遷就自己的巿場需要,憑什麽去稱霸華人巿場。假如有一天,hollywood 要求我們香港演員去做雞做鴨,我們有多少演員不去做都成疑問。看 g.i.joe,李炳憲對自己民族之堅持,我們着實汗顏。
醒波 2009-01-19 23:28
「香港刻意遷就自己的巿場需要」?現在好似冇呀!不過香港八十年代以自己的巿場為主,憑自己特色稱霸華人和亞洲巿場,甚至世人也知港產片,兩者無衝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