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花生客夜觀電視風雲 (下集) 之昔日邵氏,今日無綫?

續上回談及邵氏王國之例。在五十至七十年代的香港,若出街同人講邵氏會結業,此乃痴人說夢話,笑死街坊。不幸,邵氏在八十年代中結束製片業務,令人慨嘆,電影巨人也有倒下的一天。大約在五十年代初,邵氏作出一個重大決定,由上海及新加坡帶了大量資金到香港,以片廠製作方法拍攝國語片,用荷里活垂直式發行。簡單而言,片廠製作是電影公司建立一個影城,請來一班電影人,多是底薪加上按每件工作出糧,日以繼夜在片廠裏拍片。而垂直式發行就是電影公司有自家片廠拍片,有自家戲院上影,一條龍式宣傳自家製的影片,不求於人。邵氏猶如工廠製造貨品,然後開設門市推銷自家產品。用此方式,邵氏可以制定每年拍片方向,選擇合適的檔期播片,不受制於戲院商,資源亦可靈活使用,不會浪費,拍同樣規模的電影,成本遠低於無片廠的電影公司。邵氏用學徒制訓練員工,將工資壓低,外間成日取笑邵氏人工低,有欠公充,無視其投入資源去訓練人才,以演員為例,南國訓練班會教唱歌、跳舞、演技、功夫等等,費用全免,包住宿,還有糧出 (當然低薪)。據稱,邵氏可以不離開片廠半步,便製成影片到戲院放,難怪邵氏明星常懷念往昔。

大約七十年代初,鄒文懷成立嘉禾,情況開始不同,動搖了邵氏王國。其實在五、六十年代,邵氏曾經遇上勁敵電懋 ,其老闆陸運濤是新加坡企業家,亦用垂直式發行同邵氏爭一日長短,兩者經常爭明星、獎項、開戲,殺得天昏地暗,可惜陸運濤英年早逝,電懋未有能者繼承其業,院線最後落入鄒文懷手中,而邵氏王國得以安穩一下。鄒文懷由邵氏出身,卻不仿照邵氏的運作模式,製作電影是與外出獨立電影公司合作 (稱為嘉禾的衛星公司),以嘉禾名義發行,安排在其院線上影,如同在百貨公司寄賣貨品,純利按合約分錢,製作費則看不同情況而定,有兩者各出一半或衛星公司全付等方案,嘉禾不用定期支付巨額工資。這合作方式,對電影人極為吸引,叫做半個老闆,萬一套戲大收,則財源滾滾,總好過在邵氏的收入,漸漸只有平凡者留在邵氏,有才藝膽色的都跳出來,李小龍同許冠文便是最佳例子。鄒文懷不需大量資金便廣納人才,做到有水準的電影,管理比邵氏靈活得多,七十年代中,嘉禾穩固本港市場,更憑藉李小龍揚威海外,打開外埠市場。八十年代初,時代變遷,觀眾口味轉變,不喜歡看廠景,將邵氏推向困境。片廠是邵氏心臟,要每時每刻都運作,不停拍片,才可物盡其用,保證有足夠影片在旗下戲院,否則白白損失人工同租金,另一方面,片廠制中影片票房好,賣埠成績理想,不斷拍片就如印銀紙,相反,會變成廢紙,會迅速擴大虧損,最大鑊係這部機器不是話停就停,決定減產,就要即時炒人,否則人工和租金又要照付。嘉禾同新藝城在八十年代初,雄霸本地票房,甚至亞洲,而嘉禾在海外也取代邵氏,片廠便成邵氏的負累,邵逸夫決定將院線賣給德寶,影城租給無綫拍電視劇,全面進軍電視界,完美解決片廠問題,而邵氏電影王國在八十年代中瓦解。片廠制不利低產量,只有利大量生產影片,才可減成本,機構自然會脹大,如不好好管理職員架構,官僚主義頓成,到發覺問題時,多數敗絮其中,無可挽救。其實當年邵逸夫還有其他方法,如片廠租給無綫,保留院線,邀請衛星公司拍片,與嘉禾再決一死戰,或沿用片廠制,重建片廠 (事實當時的邵氏廠景已不能滿足電影迷視覺享受,同時古裝片沒落,廠景亦需重新規劃。)。但這兩計要花極大人力物力同精神,而且生死難料,如果邵逸夫早知自己長命百歲,可能會放膽一搏。很多人見到無綫現在的成績,皆讚嘆邵逸夫轉做電視屬精明之選,卻忽略當時邵氏繼續以片廠制公司留在電影圈的難度,可謂倒果為因。有人更離譜,讚邵逸夫高瞻遠矚,預見香港電影圈沒落,哈哈,不要忘記在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初的香港影圈是黃金年代,邵氏卻缺席電影淘金熱,於理不合,新藝城踏入九十年代初就結業,才叫高瞻遠矚。小弟對此作出反駁,並非取笑邵逸夫,只不滿有人跟紅頂白,說出維園阿伯式的謬論。

邵氏的片廠制轉移到無綫,作品由電影變為電視劇,收入由戲票變為廣告,相同的就是將作品賣埠賺錢。簡單推論,片廠制的優劣亦影響無綫,所以劇集是其要害,不論用什麼方法 (唔好問我有何妙計,我諗到的話,就即刻搵李澤楷。),都要令無綫劇集無人看。近年,韓劇同台劇佔據亞洲的電視劇市場,無綫劇集賣埠大不如前,如本港市場亦失手,片廠就變成負累。相信無綫在本港免費電視市場的佔有率下跌一至兩成,節減人手則事在必行,到時自然「愈玩愈縮」,看看無綫有無人才面對到這樣的挑戰,難度不下於八十年代的邵氏。若果無綫劇集成功打開內地市場 (暫時難度較高),則可以在香港千秋萬世,難覓對手。

以上「偉論」,各位姑妄聽之,不過盛極而衰係必然之事。看看現時的無綫實在令人擾心,皇帝年老,後宮把持朝政,朝內冗員積沙成塔,甚麼乜總、乜姐割據山頭,黨派林立,內鬥激烈。同儕之間公然以蜜糖、甜心相稱,可怒也,不成體統。臣子弄權,好淫,成日帶着一班自稱生果或點心的妖姬招搖過市,掀起「靚模」之風,毒害香港莘莘學子。對朝野種種歪風,忠臣「掃街茂」怒吼同儕,做事要少一點私心,多一點公道,老子有謂「國家昏亂有忠臣」,悲矣!屋漏兼逢連夜雨,外賊王維基及李澤楷虎視眈眈,伺機而動。民間有學者謂電視屬精神鴉片,妖言惑眾。互聯網風潮又令電視媒介風雨飄搖,內憂外患,大清國命岌岌可危… 撞鬼囉!忽然康有為上身,對唔住!太投入,都係唔好寫落去囉,洗個靚面,清醒一下,繼續做回「花生客」,靜待下回分解。


註:邵氏、嘉禾、電懋均曾經叱吒風雲。而電懋幕後有易文、王天林、張愛玲等,旗下明星有葉楓、林翠、尤敏、葛蘭、林黛等,在五六十年代盛極一時。


註:邵氏都拍過西片,《七金屍》就同英國咸馬公司合作,中西殭屍同場,話題之作。而《2020》則叫作有份投資,導演列尼史葛,男主角夏理遜福,陣容強盛,不過票房不佳,更可惜小弟未睇過。


舊回應:
i-Joel 2010-02-21 19:52
大概有人不想小小超做電視.否則如何解釋差人上門調查?(唔聽話無得食?)
醒波2010-02-22 20:43
要告得入小小超,難度高過打低無綫,哈哈!
V for Vincent 2010-02-19 11:00
我只知道,無綫已沒可能再出像招振強、韋家輝、或鄧特希等這類金牌監製了,甚至不能再有《大時代》這類破格題材(起碼志雲大師不會批准)。其實90年級後期,我覺得只有《妙手仁心》(鄧特希的版本)是最有水準,完全走優皮一族路線,不理師奶觀眾,結果居然連一班師奶及四十歲以上的人士都追看此劇,是渴望自己的子女有像主角般的成就。
你不喜歡《畢打自己人》??? 我剛剛相反,我覺得此劇較好、較輕鬆些,毛毛演出不俗,我覺得沒問題;《同事三分親》是不俗,但後期縱使徐榮/江欣燕、歐錦棠/郭少芸的感情線很好看,但關詠荷的離開始終令劇集很遜色。不過,在二千年的處境劇中,還是以《男親女愛》最為出色。
此外,就是因為其他電視台重廢,結果造就了無綫獨霸的局面,也令大部份的香港觀眾慣性只看無綫,而永遠不轉別的台,故此無綫的節目衰極都大把人看,不會執笠的。
醒波 2010-02-19 21:39
《妙手仁心》的情節細緻,是好看的,不過無創作性,抄西方劇集,睇個款又無付版權費給人家(抄橋不只是無綫專利,台灣、南韓都好此道)。鄧特希一路只玩專業加中產,我就唔覺得他有特出之處,不能否認他寫人物出色。鄧特希走優皮一族路線都有就到啲師奶架,醫生同律師(壹號皇廷)是香港三司之二,是「香港價值」來,梗係吃正師奶條水,佢夠膽用畫家、作家做主角,我就拍爛手掌。其實九十年代中開始,已經好少睇電視劇,好多時睇得一半,我都數唔邊套好睇,無深刻印象。只記得黃子華有幾套好看而已。現在多數都是睇演員才追港劇。
毛毛在《畢打自己人》演繹啲感情戲,不時扮晒少女咁,過咗火位。《同事三分親》比《畢打自己人》好看是多了真摯人情,較貼近現實的香港生活,每條線都有伏筆,最令我欣賞是其他配角都落足料寫,給新人機會(亦令人睇到tvb有人才),現在的marco、王祖藍、gary都是這樣出來。《畢打自己人》就走回頭路,來來去去都是講個兩三條線,重複又重複,而且又成日話要做有良心的雜誌(同某啲自稱公信第一一樣令人討厭,嘢係要做,唔係得把口。),完全脫離現實。
V for Vincent 2010-02-14 01:29
以前的無線劇集較有水準,很多佳作,但現在的劇集大部份的質素很多都不行,太工廠式製作,尤其那些所謂重頭長劇(如什麼《珠光寶氣》或《富貴門》....等等)更不知所謂,今日看他們出的劇集,十居其九都很差。不過,縱使如此,無線劇還是有人看,且香港大部份人均永遠只看無線,而不轉看亞視或其他台的,故無線怎樣差也肯定不會「關門大吉」。但當然,世事總無絕對的,will see...
眾多監製中,我最不喜歡戚其義,他的劇集都是不行。以前較好的 - 如鄧特希及徐正康 - 都走晒了。現在劇集中,唯一叫好些便是處境劇《畢打自己人》,but that's all!!!
P.S.: 題外話,關係金像獎,我可告訴你,經過了前兩年經驗後,今年大贏家肯定會是《十月圍城》。此片並非佳作,不算好,但有一個優點足以可贏最佳電影,就是幕前幕後的teamwork表現(坦白說,若刪走黎明角色的話,我肯定會寫blog推介此片),且我覺得都拍得好過《投名狀》及《葉問》。
醒波2010-02-18 20:17
無線在九十年中已經無好嘢出品,現在拍的重頭長劇,可謂自暴其短,故事不通,人物性格大起大落。奇怪在無綫好多時寧願拍啲自知不會成本的低能劇,也不拍些偏鋒題材,唔通真係無人才,或是如文中所講,賺少個錢都養唔起班人。香港大部份人只看無綫,因為其他電視台重廢,有人唔睇無綫,而轉睇新聞頻道、體育等的收費台或上網,又不是人人可負擔。戚其義的劇正正喜歡人物性格大起大落,話變就變。《畢打自己人》都唔睇,演員表現不好,毛毛姐都失手,近年來無綫好看的劇,只有《同事三分親》,有心之作。
ps:我都知《十月圍城》會成大贏家,不滿是故事差到咁,都有編劇提名。胡軍班友太低能,無理由唔捉中山母親,又唔解釋中山點解一定要上岸開會(歷史上在船開會),同埋講故事講到平淡無奇,人物又黑白分明,重有太多不滿..........

4 則留言:

  1. 補遺:
    《2020》(Blade Runner)在1983/4上映。票房不佳的原因是某投資方對劇本不滿要求修改,影響整體戲劇效果。1993年,導演終於收回版權,依照原劇本重拍部份場口再次上映,今次則叫好叫座,並被影評人挖掘當年情況,譏評投資方扼殺藝術。

    回覆刪除
  2. to:i-Joel
    《2020》就是拍攝途中超資(據悉拍了很耐),原本投資者不再注資,要找新投資者,邵氏才有機會在影片後期投資本片。其實邵氏不是有計劃去投資。至於影評人的譏笑,要兩睇,有說某投資方對劇本不滿,又有說個老闆無錢俾導演再玩落去,怕破產。呢啲公說公有理,我地都係當花邊新聞聽。

    回覆刪除
  3. 如果我話其實邵氏係八九十年代一路都係度,你會唔會信我。

    邵氏係八十年代知道自己品牌老化嚴重。把心一橫扮撤出電影行業。另一方面成立大都會電影只拍黃金檔期大片,其至隱姓埋名投資其他公司。

    邵氏這個策略超成功。一方面外租戲院俾永高,得寶,乜都唔做就有租收。另一方面,自己拍啲大片就上金公主或新寶,因為特別係後者,自己製作太少。咁樣,邵氏只需拍黃金期大片,唔駛兼顧淡季燒銀紙。

    八九十年代邵氏出品,多數寫方逸華係出品人作為線索,未必會出邵氏名,甚至唔俾你知。

    杜琪峰好多戲其實邵氏都有份投資。另外,邵氏同所有一線明星關係友好,卡土永遠唔係問題,所以齣齣都上到唔錯的檔期。

    回覆刪除
  4. to:yorus
    你所說的,我都有所聽聞(應該講為事實),當然相你啦!大都會當然是邵氏姊妹公司,其實方逸華作出品人便代表了邵氏了,她是六嬸呀嗎!
    邵氏這個策略不算「超成功」,只可算合適,選對了合適自己的路,明知公司老化,便行最穩陣的策略,始終邵氏在港產片的高峰期開始時引退,談不上成功,只不過是「不賭是贏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