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方程式「1+1=2 Only」主導香港電影圈

《我家有個愛迪生》(或愛迪生之母)係一套探討日本教育問題的日劇,看後會帶來思想上的衝擊。「1+1=2Only」不只排除其他答案可能性,扼殺創意,還盲目堅信在任何情況下1+1一定等於2,將所有事簡單化。香港電影圈也在這簡單化的方程式下走向衰落。

香港電影人常說香港市場細,要北望神州,有十幾億人,每人俾一蚊都有十幾億。好似很有道理,實質將問題簡單化。用回他們理論,全球有幾十億人,他們發達囉,問題係他們拍的電影有冇人睇。各地戲迷有不同口味,不是你說要入人家市場就可以。

香港市場細,但以人數計香港由八十年代五百萬人升至七百萬人,多出二百萬,不過大家花錢睇雜誌或打機作為娛樂,不看戲。市場大小不是造成香港電影圈衰落的原因,而是結果,歸根究底還是電影質素影響市場大小。


註:簡單化代表作:「超級學校霸王」預告片

影圈其他簡單化思考方法,如越多明星套戲越收得、越多打鬥場面外國人越歡喜、多參加外國影展套戲名氣越大、冇翻版或下載電影圈就有救等等。以上只是一套出色電影引發出來的結果,不是製作好電影方向,全部用結果引證結果。


註:劇中小孩不斷問點解1+1=2?之後更證明1+1=3,當場老師被氣死。


香港各界運用簡單化方程式下的愚蠢行為:

1)母語教學,用中文教學,易於香港學生理解和中文程度改進。愚蠢在哪裡,大家心照,中文和英文水準一同下降。

2)足球圈用全華班,華人出場機會多,可提升華人球員水準。但因霎時缺少大量高質外援,賽事變成海軍鬥水兵,質素下降,入場觀眾少。

3)電台只播本地創作歌曲振興本土樂壇。同足球圈一樣道理,缺乏高水準的創作人支撐市場,最終失敗。

4)用普通話教中文,我口寫我心,提升中文水準。還在試行階段,不過很難成功,現在大陸年輕人流行說火星話,在我口寫我心原則下,以後大家要寫火星文。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